http://www.zpyazs.tw

您的位置??主頁 > 問答 > 貸款 >

網絡小貸“一放就亂一管就死”?監管究竟在想什么

      這輪網絡小貸、現金貸的監管加碼還在進行當中。最近的消息面包括:

 

網絡小貸
 

  現金貸平臺的融資渠道已經越來越顯得封堵。

  小貸ABS的量也驟然下降了。我查了Wind數據,2017年12月的發行規模只有55.47億元(6筆小貸ABS),比起11月的將近460億元(17筆小貸ABS),那就是一個零頭。

  落到各地的摸底排查還在進行當中,排查和整治的11個重點領域包括:嚴格管理審批權限、重新審查網絡小額貸款經營資質、股權管理、表內融資、資產證券化等融資、綜合實際利率、貸款管理和催收行為、貸款范圍、業務合作、信息安全、非法經營。

  等等等等。

  在這個大整治的當口,其實有好幾家網絡小貸、現金貸,都私下問過我,說監管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,更直白的問法的是,“我們是不是最后都會被滅了?要是的話,我們趕緊能轉型什么轉什么了。”

  很多人都想換位思考,去揣測監管的思路到底是什么,邊界和底限又在哪里?

  “愉見財經”找到了一個好機會,參加了一次閉門會議,并向來自監管層的、和做政策研究的人士問了這個問題。回答中捋出了監管最關心的風險點,形成一個框架。我覺得聽完后自己也理順了思路,在這里也整理分享給各位。

  整體來看。監管看出去的風險,有這樣三大角度:

  宏觀審慎方面

  微觀機構主體方面

  行為監管方面(金融消費者保護)

  下面我們一層一層來看。

  宏觀審慎方面:

  

網絡小貸
 

 

  一要整體評判,居民部門的杠桿率會不會上得偏快了,消費性金融整體作為一支力量,在居民部門加杠桿里面起的作用,從方向上、到速度上,是不是適配?

  二要防著銀行體系受傳染,即風險不能大面積蔓延到整個銀行系統。我們知道這網絡小貸、現金貸其實在某種程度上是有著“影子銀行”特征的。尤其是,比如有的銀行通過批發的方式、“助貸”的模式,把資金運用到了這些貸款公司的放貸里頭去了,甚至我知道有的銀行還是通過一些表外理財走的。

  當壞賬起來了,說到底,要看資金的源頭在哪里,是股東?是大眾投資人(比如通過P2P)?是銀行?說到底,源頭在哪里,風險就在哪里“買單”掉。

  第三點,是和第二點有點類似的,那位監管人士額外單列成一個小點的:“ABS”。監管會防著這里頭杠桿過高,同時又沒有合理的、足以和各個分級的資產的風險所對應的定價。那就會造成,證券化了的資產,看似在流轉,但轉來轉去也沒能轉出整個金融體系,甚至,還會在里面積累有毒資產。

  微觀主體方面:

  

網絡小貸
 

 

  一是信用風險。這些小貸、消費貸、現金貸之類,絕大部分的貸款是沒有抵、質押物的(除了車貸、房子二押等模式,但這些模式一般都不是網絡的APP的借貸、也不是正統意義上的現金貸了)。

  這一點“愉見財經”之前也分析過很多次了,像這類小額分散的借貸,風險不靠抵質押擔保,靠的是依托數據建立一套評分模型、量上來了大數法則就起效。

  可有些事情,是“成也蕭何敗蕭何”的。首先,這套數據或模型太隱蔽,有什么數據、如何篩選的、怎么運作的、有多少效果,外頭的人其實看不清,只能聽借貸公司的人吹得云里霧里,然后跑一遍數據自己看效果。

  其次,是監管們真正擔心的,那就是即便這套模型曾經管用,可是,它沒有經歷過時間周期的錘煉、沒有經歷過足夠大的壓力測試的考驗。很多模型,行業上行資金齊齊涌入時是有用(借你錢的人靠去另一家平臺借來的錢還上了,沒生成不良),但“抽水”期卻會失靈;很多模型,外部經濟周期上行時有用,低速期就沒用了。等等。

 

  網絡小貸們也就興起了那么幾年,所謂大數據積累也就這么一些,監管擔心他們并沒有經歷過周期錘煉,一旦資金大“抽水”,不良就大爆發了。

  二是資本充足率。這一點其實和很多互聯網金融公司所追求的目標,是相悖的(當然持牌網絡小貸是有杠桿率規定的,我這里是泛指互金們)。對他們而言,要緊的是砸錢獲客、跑量、圈地盤。只有趕緊把量拱大,風投一看,唷,有獨角獸潛力,那才叫英雄。

  再者,那名監管人士又一次提到了發ABS。他說,有的機構,也許全年看起來資本充足率還可以,但在某些時點上,還是太高了。

  三是流動性風險。這一點相對不重要,只是個別消費金融公司,單筆規模大、周期有很長,要提示一下流動性風險。

  行為監管方面:

  

網絡小貸
 

 

  這方面比較好理解。

  比如利息,不能放高利貸吧;

  比如銷售,這些消費信貸在營銷獲客過程中,信息揭示得是否足夠透明?還是各種收費、各種名頭、砍頭息、協議全在你看都不會看的打勾項里給默認選擇了,把借款人繞得云里霧里都算不出原來這綜合定價開得這么高啊!

  比如消費者隱私,爬蟲到了爬了你多少數據?

  比如消費者選擇的適當性:年齡、學歷背景等等。監管怕的是,選擇不適當的客群最后可能會引起很多社會問題;

  比如催收,對外包催收商有沒有管理能力?監管怕的是,網絡小貸別最后鬧出各種暴利催收等。

鄭重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,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,多謝。

上一篇:網貸行業整改迎來最嚴監管年

下一篇:沒有了

相關文章閱讀

香港一句解特码